wb:禹归_

【勇维】太久没写练练手……

相识是在早春。
回忆不合时宜地像涨潮时汹涌的潮水扑向勇利,令他满脑子都是维克托。

长发的样子,在冰上跃动的身姿,向自己跑过来的时候,勇利惊觉自己已经能够在脑海里完整地勾勒出维克托的样子。高挺的鼻梁,深邃的眼眸,修长的手指,以及他高挑纤细的身形,不差一毫。甚至在看到对面橱窗里的大衣就能想象出维克托穿上它拥抱自己的模样。

勇利总是将视线放在维克托身上,总是担心他会离开自己。

他总是想着要把维克托拓印在心里,在维克托缺席的日子里翻出来,一帧一帧,无数次放映。

如今维克托依旧待在身边,勇利却开始暗自感慨起当初那个毫无安全感的少年。

真是,太没出息了啊。

“嘿。”

或许是察觉到勇利的走神,维克托伸手在他面前晃了两下。

“在想什么?咖啡要冷了哦。”

被迫从记忆中抽身,勇利似乎还有些愣神,只是看着维克托,随口以语气词回应。

维克托不太想去理会对方那一如既往地温柔的目光,毕竟那太容易让人忍不住去亲吻,掩饰般地扭头看向方才勇利望向的地方,然而他并没有搜寻到任何值得视线停驻的事物。

出于心里某种奇怪的想法,维克托依旧盯着咖啡厅外的街道,希望能找到什么让勇利移开视线。

雪越下越大,街上的雪越积越厚,似乎还有薄雾弥漫,橱窗外挂着的灯放出的光都有些迷蒙。

“嘿勇利快看!那个小孩儿摔进雪里起不来了!”

勇利并没有像维克托想象的那样,他依旧看着维克托。大概在勇利心里,天大地大,眼里的风景只有维克托。

维克托看向勇利,颇有些不满地嘟囔道:“你能不能不要老盯着我。”

勇利低下头搅动着咖啡,尽管杯子里早就没有热气漂出。“哪有,我只看了一会儿。”

维克托双手撑在桌子上,轻笑道:“我有没有跟你说过,你看我的眼神让人有种想亲上去的欲望?”

勇利手上的动作顿了顿,没再继续。
他低着头思考了一会儿,还是败给了那股冲动,伸手揽过维克托的脖颈朝对方唇上袭去,全然不顾店内的旁观人员。
俄罗斯人的豪放是维克托血液罅隙中的印痕,恰如此刻他毫无反抗甚至十分配合地接受勇利的吻。
心甘情愿。

已经在一起一年了啊。

勇利这么想。

评论

热度(4)